金星很早就有了洗脑机器,拿着洗脑当治病,类似电影《健忘村》那样。



我当时在说那些设备的危害的时候,有个人说:哎呀,你说的好可怕,我要去洗个脑。


哦对了,我还记得那个医院的名字,叫做烦恼病院。


烦恼病院,烦恼并怨,烦脑并怨,烦脑病院!你们有烦恼?烦恼是因为有脑子,不要脑子就不烦恼了,都来洗一洗。


里世界的这个烦恼病院的电视广告,我到现在都历历在目。


这个广告你们都没看过吗,那估计是洗掉忘了吧。


啊,那真是一个美好的世界,人人都快快乐乐的,一点烦恼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抑郁,这词什么意思都没见过。



金星早就被纳粹入侵并脑控过了才毁灭的,用的是和现在一模一样的洗脑借口,比如不接触负面信息,心灵就美好了。这套理论纳粹他们早就用上了,只是那时候他们有更高级的洗脑设备。


哎呀,你说的好可怕,我要去洗个脑,我现在想起当时那白痴孩子的样子都能笑上半天。


地球历史上,获诺贝尔奖的额叶切除手术,不也是这样的没烦恼理论么,整成白痴就不烦恼了。



要!要!切个脑!是妖还是夭?是要还是药?是摇还是谣?是瑶还是逃?琼瑶也是摇,穷摇还在摇!


要!要!切克闹!闹!NOW!闹!切个脑!又穷又要摇,摇啊摇到外婆桥!


这世界的罪恶黑科技,一直都是洗脑切脑,用尽办法把人变成不动脑子,没脑子可动的傻子,当然,还要冠以治病的医学正义之名。


别烦别烦,把你送进去,包治包好。


地球现在已经理智多了,金星那时候因为有高科技,还有高级医院做背景,那时候几乎人人都信这个,就好像《健忘村》里的那些人。


有了这些前车之鉴,我才如此确定那些光光们的结局都没好下场。


烦恼并怨

烦脑并怨

怨脑并残

烦恼病院

烦恼病源

病源病院

并怨并烦


有病上医院!

医院哪个门?

计生办!


脑殘打脑瘫

一打一大摊

让他们贪

让他们懒

一大贪

一大婪

贪必瘫

懒必婪


又贪婪,又贪懒,瘫谈贪,贪叹痰——痰多咳嗽,请用(插广告——脑白金,金嗓子,脑殘片,喉宝林)随便选,请认准注册商标:666!


分支剧情:三个六是氧化乐果的农民朋友请出门左转,请上天。


看成999的该醒醒了,你们还在人间!三九胃泰已经帮你们准备好,微暖爱心一大片!


其他有杂念的请原地留下,总导演要找你们深刻的聊聊天!天上有啥?有风花,有雪月,有鸡窝,还有导弹。


还谈啥?谈烟!——把烟头熄了!影院里不准抽烟。


以上内容节选自《天国影院失窃案》,我是作者,我告诉过你们的。



天国电影院,那是给死人看的电影,灵魂影院,你们凡人哪里看的到。


那都是几万年前的事情了,后来片名早就改了,叫——《天堂不告诉你们……》


哦,最近又更新了一次剧本,顺便连片名都改了,最棒的天堂就在地狱。


这么棒的电影你们居然没看过?那等你们睡着了以后,看看能不能在你们的脑子里看到吧。

——放映员同志注意了,广告要少,一天放几条就够了,一次半小时也就差不多了,整天拿着那些大头的脑袋放十几个小时的广告谁也受不了啊。



是呀,你们不知道什么是梦中学习法,梦中治疗法?那赶紧去看《思想控制的荒唐史》一书。


《科学机密档案》系列不是有吗,梦中治疗法,给你先打上强效催眠镇静药物,让你动弹不得,然后在脑袋旁边24小时不停重复播放各种扯淡内容。


区区盗梦空间,那都只是我电影剧本里的小小一片节选而已,我告诉过你们我是作者的,署名是宇宙第一大文豪。


顺便把盗梦空间正名一下,叫《盗亦有道》,嗯,其实说来说去还是偷。连梦都要去偷,这世界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说你们呢,那几个瘫倒在影院椅子上的,别睡了,都醒醒,回家生孩子去了。


等你们脑袋上都被插了电极被脑控后,看到的电影就是24小时不停播放的广告台了。


哦,现在更方便了,脑袋上不用插电极也能24小时有人在脑子里打电话,还无法拒接。


这些都是这个地球上,还有其他星球上早就发生过的历史,纳粹那伙人能干出什么事,也就这些套路。


孙猴子本事再大,遇到脑控都得跪地上叫:我错了,饶了我吧。


脑控早就存在这世界几千年了,根本就不是什么稀罕技术。


很快,在宇宙漫长的时间长河里,金星上文明的毁灭简直看起来是一瞬间的事,就好像地球文明好像是一瞬间就发展成现在这样的,那都是有原因的,或者说地球文明就是火星和金星文明的延续。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