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对“上瘾”是怎么理解的?

会上瘾的并不只有精神类药物,还有一切已经让你们成为了习惯的东西。

人类只要活着,他们的神经就会对这世界的很多东西产生刺激,而这种应激性,若在某些条件下成为了“习惯性条件反射”,这就被称之为“上瘾”。

以现代精神病医学标准的成瘾定义来判断的话,连人类的膝跳反射和眨眼都属于“上瘾”的范畴。当然,这种成瘾,现在也有一个更潮的词,叫“强迫症”。

你喜欢强迫自己不眨眼吗?你觉得眨眼是病还是不眨眼才是病?你吃饭习惯用左手拿筷子还是用右手拿筷子?你就算左右手都不用筷子,只用手抓,我也可以告诉你,这是强迫症,还是晚期!

这不是脑筋急转弯,我只是为了告诉你,无论你做什么事成了习惯,在精神病医学鉴定标准里,这都是一种病,叫做强迫症,因为你不那么做就心里觉得不舒服!

所谓强迫症,就是不那么做就心里觉得不舒服的一种心理疾病。我就有很严重的强迫症,我就喜欢强迫你们知道,这个世界其实人人都有强迫症。顺便再强调一下,洁癖也是强迫症的一种,也是病!

信不信由你们,我用白眼一扫,你们浑身上下都是病!

这套医学理论现在早就被各大医院用的活灵活现了,你随便一个咳嗽发烧去医院肯定浑身检查,就算是普通体检,没病也得给你查出病来。

上瘾只是一种行为模式成为了习惯而已,一切能对人类的神经产生刺激作用,并且形成一定习惯的行为,都可以称之为上瘾。

人的生活中不能缺少刺激,也不可能缺少对神经的刺激,不论是听音乐,看电视,看书,甚至交流谈话,一切可以和你们的感知产生互动作用的行为都是对神经的某种程度的刺激。

有人吃辣椒上瘾,有人游泳上瘾,有人健身上瘾,有人听音乐上瘾,甚至有些人说话都会上瘾,称之为“话痨”。而这些生活习惯,在精神病医学标准上,都可以被划分到“疾病”。

知道精神病医学标准到底有多无耻了么,如果你看完了精神病医学和精神卫生学,你会觉得这世界简直就是一个大粪坑。

网瘾?那只是那些纳粹大夫缺钱了,又在找借口救助你们了而已。只是被冠以这样的医学名词,就可以有很好的理由去“救助”你们了。



在精神病医学鉴定标准上,可以说这世界人人都有病不把你们都定义成病人,他们又如何好好的拯救你们呢。

这世界上的那么多奇葩怪异的新词,尤其是从科学和医学领域里冒出来的词,很多人从来不动脑子想想为什么,一切只是好像理所当然的去接受应该就是那么回事。

那些所谓国际精神卫生医学鉴定标准书上第一条就是这样写的:真正的精神病人都不会承认自己有病。然后让全世界那些纳粹的徒子徒孙按这个标准去鉴别病人。

这也叫鉴别标准?请问哪个正常人会承认自己有病?就凭这一条,足够把这世界的所有人抓进去,这一条标准本来就是纳粹的匪徒政策。也就因为这一条标准,任何人,哪怕是正常人,只要进了精神病院,想出来没那么容易。

精神病院里的那些所谓的疯子,大多数只是轻微精神疾病,有的是正常人,但是关进去之后,只要一吃药就不正常了,而真正的精神病人是住不进那种高级消费的地方的。

你们以为治疗精神病不花钱?那些病人一关就是几年甚至十几年,这钱谁出?精神病院从来都不会关心这些人是不是真有病,只关心这些人是不是真有钱,以及如何从他身上体现经济效益最大化。

任何精神病医生都知道脑部病变产生的精神疾病是无法彻底治愈的,只能用身体的其他能力去弥补,所以所谓的治疗就是从病人身上无休止的榨取金钱,直到永远。

本来没病的人被送到精神病院里被药和手术折磨成真精神病人的例子比比皆是。解一下诺贝尔奖的黑历史:额叶切除手术。把不听话的人统统变成傻子,于是显得温顺听话。

额叶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大约占1/3体积,切除以后人会失去很多功能,包括很大一部分的性格。几乎就是一个行尸走肉,和正常人相比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还可以呼吸。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看来绝对是极端不人道的手术,可是当年手术的创始人莫尼兹却因此获得了1949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并且此手术被广泛用于治疗不听从管理的精神病患者。

说的再直白一点,这个社会允许有这样的医院和大夫,甚至还能拿诺贝尔,只是因为这个世界不需要聪明人。

如果你是个集权独裁者,不听你话的人统统都是有病,都要送去治疗。

你们以为精神病院是为了治愈,为了让人康复的?啊,人类真是天真。精神病院在这世界几百年来从来都不是作为治愈机构存在的,而是另一种形式用来关押政治异己的精神监狱,当然,还要以治愈之名。

顺便说一下,那些鉴定标准中还有很多暗语,那是为了人们被抓到精神病院的时候对暗号用的,如果对上了,就可以放他们出去,如果对不上,终身精神疾病。

以治愈之名,这个世界在制造着更多的精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