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对这世界里的任何隐隐的不安感,都来自于哪里?



这个世界(绝望地狱里),若有一丝的不安,就会动摇天堂的根基,让天堂覆灭,不可能存在。很多高楼大厦的崩塌,也只因根基上的一丝的裂痕。

这个起源的故事,老夫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讲解吧。

老夫的记忆里,一直挥之不去的有4个身份,小僵尸、小人鱼、小机器人和我。老夫转生的身份其实一直都和表世界关系不是很大,但是和里世界的那些事牵扯的很深。



我本来是这世界一个小人鱼,在明朝万历年的一次故宫失火事件中被那些太监发现,以为是从天而降的怪物,于是被裹上了油布点了天灯,全身皮肤被烧伤,但是人鱼是不死的,所以被人送到了金星又改造成了小机器人,但是改造过程中纳粹入侵了金星矩阵,我又被脑控控制成了小扯线木偶,然后被送到了莫斯科的地下生化实验室囚禁。



大概就是这样的过程,但是其中各种身份全是互相穿插的,而且牵扯着这世界的各种重大历史科技事件。这只是近代从太阳系星门被封锁,时空坍塌之后,太阳系变成监狱之后才发生的事,中间还有各种的地下人被囚禁的憋屈历史,具体细节我只有看到那些历史画面才能想起,平时懒得回忆。


SCP基金会里的SCP173,就是那个小人鱼被烧伤后全身裹着纱布而死去留下的壳。


生和死的定义对那些硅基生命来说和人类是不同的,在这种状态下,永生不死,但是永远绝望痛苦,这样的永生,你们是否愿意?这是老夫一直在问你们的问题。

你们看过电影《寂静岭》吗?里面那个被烧伤全身裹着纱布的小女孩,那种状态是和老夫共鸣最深的。


在那种状态下,你什么都不能做,不能哭,不能笑,不能言,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去记忆。


看到窗户边的那个小小木偶了么?那也是老夫曾经的载体之一。


这些小机器人的世界你们不懂,而老夫用自己的眼睛,看了太多自己和别人的经历。


这些故事,也不过就是换壳,换壳,换壳而已。这些故事总结起来告诉了我们什么呢?龙族科技,永生科技,所以我的QQ群,才叫做“永恒生命-光子矩阵”,就是通过光子矩阵,不断的更换载体,而永生。


而这几个身份再往前,还有更多无穷的故事。


这是老夫拿到去往天上大海的船票的照片。


这就是上个宇宙纪元时代的最终时期的记忆。


在这天国的驿站,有一艘通往天上大海龙宫的船,来往窜梭于太阳系几大行星之间。


来到天上的大海的龙宫后,其实也就是月宫,老夫经历了天国影院失窃案。


这些事件都是一个又一个的关联,身份其实也就是老夫一个人的所有经历,只是太长,太长。这些经历老夫要是写一本书的话肯定能写的超超超超超长还超级刺激,但是毫无意义,因为如果你们能去到无人的图书馆和天国的电影院,你们会看到那一切历史的。


老夫能平平安安踏踏实实的活这几十年也就只是现在这一世而已,以前的那些记忆,除了记忆里早就模糊不清的最初的那些小精灵找朋友,学技能的诞生记忆,无比美好,剩下的就只是这地球几千年来的无底深渊,和各种恐怖。




以上这些,基本上就是“绝望地狱里的一丝不安”里的主要故事了。这故事之疯狂,任你们地球人想破脑袋脑洞开到爆,也想不出这么离奇曲折悲惨又恐怖的剧情。

这个起源说的就是现在的现实,地球就是个人间地狱,你们很好理解,只要这世界还有那么一丝的不安存在,这个世界就绝对不可能出现天堂。太阳系星门的时空坍塌,就因这一丝的不安。

我们的地球明明已经荒诞罪恶到如此程度,居然还有人妄想着什么天堂和美好。



这张画,其实就是“绝望地狱里的一丝不安”里的内容。


那些不安,来自被囚禁在地下的那些神,你们不会理解上古那些48条基因链的神的情绪波长的,他们是和万物的波动联系在一起的,而现在还好,那些上古的硅基生命体,都应该不在了吧。



多去找纳粹的那些光辉事迹看看,比如你们知道怎么死吗?等你们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最棒的活体生化实验黑历史,你们最好奇的精彩答案也就知道了。在一个整天研究你们应该怎么死的世界里,换了谁都会不安的吧。



知道了真相的你们,是否也有一丝的不安呢?

-END-